网站首页 商会简介 商会公告 商会新闻 会员风采 法律维权 两地风情 企业文化 焦点新闻
 
开门赔钱,关门更没出路 “义乌模式”为何海城失灵(2)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镇江东北商会秘书处 发布时间:2020-07-25 18:27 阅读:

  市场不是“建”出来的

  追溯这两大专业市场的历史,均起步于改革开放初期。

  1984年,义乌县委确立“兴商建县”的发展战略,海城县委提出“开发海城,致富人民”的目标。“念市场经、吃改革饭、走开放路、打创新牌”,成为这两大专业市场持续繁荣的“法宝”。

  当时两地主政的县委书记,一位是不久前病逝的“改革先锋”谢高华,另一位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李铁映。

  义乌率先开放和定额计税形成虹吸效应,划行归市促进贸工联动,贸易改革叠加“一带一路”红利……多年稳居全球最大的“小商品之都”,又开始加快构建“买全球、卖全球,买卖全球”的贸易新格局。

  海城农民丁其山为还欠债寻活路,偷偷生产贩卖裤子,引来当地成千上万农民竞相效仿,成就了闻名中外的西柳服装市场。目前,海城棉裤年产量3.5亿条,占全国三分之一强;棉服年产量1.2亿件,占据国内市场半壁江山。

  生意如同“聚宝盆”,市场自己会招商。据原海城县委书记鲍辉的调查记载,“1992年11月,西柳服装市场3区动迁剩余136个摊位,全部面向社会公开竞拍。仅义乌县廿三里镇一个村就来了50多人,买到摊位的有近80%”。

  1995年,黄立新和几个老乡商量,合伙买下了现在这间商铺。“当时一共花了28万元,现在值120万元,每年能租大约12万元。”他说。

  “义乌同样大小的商铺,一年销售几个亿,背后养活几十家工厂。相比之下,这就是一个本地零售铺子。”老黄说话不急不慢,偶尔回复一下响个不停的微信,接着解释说:“都是问价的,买得少也不能怠慢。”

  前些年,义乌市场商铺生意火爆,一个商铺价格动辄几百万元,连投标权私下都能卖几十万元。热衷于投机套利的投资者,纷纷将目光盯在商业地产上。

  在一些签约北上的义乌商户眼里,最赚钱的生意也是商铺生意。当时就有人说,现在义乌人有钱了,手里有个几百万,没有赚头不可能再来冒险了。

  “有的人就是奔这个来的!瞅准了增值空间,再转手倒腾炒摊位……”黄立新坦言,当时确实有老乡问过他对这件事的看法。

  尽管市场前景堪忧,项目二期却已经启动。资料显示,海城项目规划用地约287公顷,建筑面积逾323万平方米,一期建筑面积仅为其四分之一。

  “只有把市场培育起来,我们才能收回投资、输出‘义乌模式’,西柳土地资源才能发挥效益,带动经济发展。”张奇真言辞中肯,通情达理,“希望二期能持平,给一期带来一些人气”。

  据了解,以打造商业街为主、少量公寓为辅的项目二期,总建筑面积9.78万平方米,是一个满足经营、居住需要为主的综合性项目。

  在义乌商城集团年报中,记者看到海城公司的业务性质,早已被确定为“房地产业”。

  “我是来赚钱不是来享福的”

  在海城项目规划图前,虞鑫伟指着几个连在一起的地块说:“这个形状很像一把斧头,接下来非得大刀阔斧不行!”

  作为“义乌模式”输出的重点,对现有市场小商品“分行划市”——划定区域、分类经营,合作双方早有共识基础,更是义乌小商品市场互补性定位所在。

  2017年1月,海城推出“分行划市”总体规划,将西柳专业市场集群划分为东西两区,旨在实现业态定位准确、品类层次清晰、管理服务规范,并要求将日用百货、鞋帽、袜子、服装辅料等小商品行业,引入东区义乌小商品城经营。

  与义乌市场相似,数量庞大、构成多元的商铺业主,不乏各类公职人员。每年动辄十几万、甚至上百万的租金收入,使这个盘根错节的“食利群体”,具有强大的政策对冲能力。

  尽管海城公司开出优厚的条件,政府部门“软中有硬”,部分承租商户也愿意尝试,仍无法消解商铺业主激烈反对和培育期市场萧条压力。西柳服装市场原有200多家小商品经营户,至今也没有整体搬入。

  东区小商品城“高大上”的经营环境,确实令人羡慕。但黄立新的客户大多在服装市场,客户网上下单要货,他马上就能送过去。“客户手指触不到的地方就是远方”,老黄向东指了指说:“我是来赚钱的,又不是来享福的。”

  做腰带生意的义乌人吴良梅,来西柳30多年了。她一直后悔当年商铺单价2万元时,没出手买下,拖到现在每年得花十几万元租商铺。3年前,她在东区小商品城租了一间商铺,市场不景气改做库房了。

  “客户往往认店不认人,除非大家都搬过去,不然生意没法儿做!”吴良梅刚刚换租了一个店铺,地点相距不足10米,一些客户竟流失了。

  “一个是搬不过去,再说也该回去了。”提起当年一起来的嫂子、姐姐、弟弟都已经回老家了,吴良梅突然感觉有些孤单,“我们这代浙江人,算是最后留守的!”说话时她有些伤感。

  旁边一位操着东北口音的商户插话道,“即使我们几百家全搬过去,连那边一个角落都填不上!”一句话,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显然,对于这个体量庞大的市场来说,确实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奉“分行划市”为圭臬的义乌人,这才发现它已成了束缚自己的“双刃剑”。

  为了突破“分行划市”的承诺和限制,他们将自己定位成线上服装批发市场,以表明与传统服装市场竞争的差异化。同时,陆续引进一些服装经营户,加快探索“档口+直播”销售模式的新尝试。

  季文刚告诉记者,为了深耕本地市场,加大招商力度,他们还引入第三方合作,到老市场和周边市场招商。“我们国企做不了,自己出面也不方便。”他有点得意地说。

  不久前,海城公司举办“海城义乌电商(直播)产业孵化中心项目”推介会。他们通过直播吸引供应商,尝试从服装向针织品转变,力争早日进入全品类直播营销“新赛道”。

  看到海城项目这些新的业态兴起,朱勇称赞新的管理团队干劲足、势头好,“虽然我们股比只占百分之五,但压力是一致的。”他说道。

  记者离开西柳服装市场一区时,无意间抬头看到大厅里悬挂的招牌:辽宁西柳义乌中国小商品城,与海城项目的招牌相比,只是西柳和义乌两个字中间,缺了一个“点”。

  搞市场的人更要相信市场

  作为闻名世界的“小商品之都”,义乌市场独特的批发经营模式,已成为国内外市场竞相模仿的标杆。至于各地究竟有多少打着“义乌”旗号的市场,恐怕没人能说清楚。

  “全国约有154个‘义乌小商品城’,其中145个属于‘侵权假冒’。”2015年底,时任义乌市副市长王新锋坦言,地方对此尚无有效的维权手段。

  此前,义乌市曾为西安、兰州、徐州等9个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冠名,具体要求为有义乌人参与投资,或义乌商户、商品的单项市场占比达到三分之一。

  作为国内唯一正宗的义乌分市场,憋足了劲儿的义乌人,一心要给打着义乌市场旗号的“李鬼”打个样儿,让它们尝尝“李逵”的厉害。

  不料,竟陷入“李逵”斗不过“李鬼”的窘境。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07-2009 镇江东北商会-我们的家 版权所有

地址:镇江市丁卯智慧大道科技新城研发楼A座1402室 电话:0511-88698028 传真:0511-80863076

网站浏览:苏ICP备060032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