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商会简介 商会公告 商会新闻 会员风采 法律维权 两地风情 企业文化 焦点新闻
 
人间 | 一个小县城的煤矿野蛮时代,终于落幕了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镇江东北商会秘书处 发布时间:2021-02-19 18:09 阅读:

人间 | 一个小县城的煤矿野蛮时代,终于落幕了


1

在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里,我们县的煤炭企业一枝独大,县财政大部分靠其支撑。煤炭不仅直接带动了水陆交通运输和饮食娱乐行业的兴旺,也间接带动了其它行业的发展——当时我们这个国家级内陆贫困县,出去办事、接待客人,敬烟都是中华烟,差了的别人都不接,自己也觉得没面子。

“煤老板”当时就是我们这里有钱人的代称,让普通老百姓羡慕嫉妒恨,他们个个财大气粗,大多数人暴富之后为人行事都很高调,吃喝嫖赌不说,很多做法也确实如当年流传的段子——比如我们县的谭老板去购房时,看见售房小姐端庄漂亮、温柔善谈,最终连房带人一起拿下,让售房小姐做了自己的儿媳妇。更有甚者胆大包天,对阻挠他们非法获利的当地政府部门,直接带着炸药上门威胁,雇凶殴打公职人员,聚众斗殴争利益是常事。

我们老板也算其中一员。我们企业当时在县里公认规模最大,除了主营煤炭外,还有船务、建筑、房地产、商场等业务。老板最初也是公务员下海,从商后对担任社会职务并不热心,“兼任”的不少头衔,多是政府领导动员才“上任”的。自从集团公司迁到市里,他就很少回县城,很多社会活动,都由我这个办公室主任代劳。

2007年,我们县煤炭协会进行换届选举之前,接到上级要求:所有民间行业协会一律更名为“商会”,由工商联负责管理。每到换届选举,很多人都争着想当会长,想成煤老板中的“老大”。谭老板和我们老板交情好,他热切鼓动我们老板说:“我们‘老煤矿’都支持你去做会长,你人品威望高、企业规模大,会长非你莫属。那些‘新煤矿’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做事嫩了点,没有那个能力。”

我们这里把经营煤矿10年以上的老板叫“老煤矿人”,10年以下的则称“新煤矿人”。谭老板这么一划分阵营,就把我们老板说动了。我们老板认为拿下会长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但嘴上还是很谦逊地说“我试试看”。我知道,以老板的性格,言出必行。果然,谭老板一走,老板就吩咐我说:“你去给(县工商联的)费主席说说,我想竞选煤炭商会会长。”

我遵命去找了费主席递话,费主席对我们老板的想法很是高兴——我们老板是挂衔的“县工商联副主席”,去当煤炭商会会长,级别相当。过去,煤炭协会仗着自己在县财政里的地位,从没正眼瞧过工商联,只听主管业务的煤管局的话。费主席给协会布置的工作,要么完成得拖拖拉拉,要么干脆置之不理。费主席对煤炭协会的工作十分不满,但又无可奈何——毕竟,民间组织,结构松散,会长也不是政府任命,订立的职责义务形同虚设。

虽然费主席对煤管局鞭长莫及,但他自己也是政协副主席兼工商联主席,为官多年,自有办法,他先找了县常委之一的政协主席将我们老板的想法做了汇报,又找主管煤炭的副县长说了这事。与此同时,我们老板也主动去找了煤管局李局长及主管业务的彭副局长搞了“疏通”。

但竞选会长这事远没有我们老板想象的那么简单——抛开那些来蹭风头的煤老板,他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我们县煤炭行业的后起之秀熊老板。熊老板年龄比我们老板小点,算典型的“新煤矿人”,在进入煤矿行业之前并不出名,除了煤矿,他还在县城开了家旅馆,有3层楼。

大家都不知道熊老板确切的发迹史,估计也是像我们这里很多煤老板一样,从搞非法煤矿起家,挣了钱就买了有证煤矿——但大家都知道,他跟本地黑道沾边。

就在前一年,他女儿驾车和朋友去乡下游玩时被一辆高档小车挡了路。车里无人,也没留任何联系方式,熊小姐狂按了一通喇叭,见还是没人前来挪车,一气之下便一脚油门撞开小车,扬长而去。

偏偏也巧了,挡路的小车是我们县一个建筑老板的儿子的,听说当时是车子点不了火,人下车找修理工去了。车被撞了后,这位公子带人在县城里寻了两天,看到了驾车的熊小姐,便强行拦停,将人从车里拽出来后,把熊小姐的座驾掀翻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

熊小姐丢了面子,岂能服气,便叫来了我们县的黑道大哥乔老二。建筑公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喊来另一位黑道人物刀疤子。双方聚众,拖刀带棍,准备一决高下。大街交通中断,有人打了110,警察赶过来把双方当事人都抓去了派出所。

熊老板和那个搞建筑的老板得到消息后赶紧过去协商,总算平息了事端。双方受损的车辆,保险公司买了单,警方也没处罚公子和小姐。

2

2007年时,我们县煤炭行业里“新煤矿人”占了七成,熊老板在这群人里竞选煤炭商会会长的呼声最高,他也在下面不断运作,请客吃饭拉关系,真要竞选,恐怕占绝对优势。

见我们老板和熊老板对竞选都势在必得、互不相让,煤管局的李局长和彭副局长商量后,便把我们老板叫去谈话。

李局长开门见山对我们老板说:“你是真的想当会长?如果你真有时间,我们就让你当。”

彭副局长随后也接过话茬:“我们县目前正面临着关闭有证小煤矿的任务,煤炭商会必须要配合着做很多工作。你人在市里,能亲力亲为、具体实施吗?”

不等我们老板表态,李局长又严肃补充道:“你认真斟酌斟酌,我们今天好定夺。”

以前县里关闭非法煤矿就足够令人头疼不已,关闭有证小煤矿,更是难上加难。2005年,市里给我们县下达了“3年内关闭30个有证小煤矿”的指标任务,责令县里整体把关落实,具体执行交给县煤管局。但两年过去了,煤管局一个指标都没有完成。原因很简单,煤炭牵涉利益太多——前几年,不少公职人员停薪留职投身其中,后来下政策明令禁止,有的人“明退暗不退”,有的人悄悄参股——所以关停工作刚一开始,打招呼的、上门说情的、送礼物红包的人便络绎不绝。

那些年,我们这里的涉煤产业乡镇深受滥采之害,很多村民屡次写举报信向中央、省市级相关部门反映,还有人成了长期上访户。见我们县煤管局迟迟啃不下硬骨头,市里就有意见了,硬性通知:必须按规定时间无条件完成,否则将问责县领导,该降级的降级、该调离的调离。

老板当然清楚小煤矿们关不了的原因,他当初受谭老板鼓动,其实并没认真考虑过做了会长后将要面临的工作。他本以为,当选了会长,商会有专职秘书长和办事员负责处理日常事务,遇到了大事他遥控指挥拍板就好,实在不行,就叫我们公司的总经理去处理,就像我代替他行使工商联副主席的职务一样。

但两位局长的话点醒了我们老板,他仔细一斟酌,立刻明白自己想得简单了,于是当机立断对两个局长说:“我支持两位领导的工作,我退出。”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07-2009 镇江东北商会-我们的家 版权所有

地址:镇江市丁卯智慧大道科技新城研发楼A座1402室 电话:0511-88698028 传真:0511-80863076

网站浏览:苏ICP备060032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