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商会简介 商会公告 商会新闻 会员风采 法律维权 两地风情 企业文化 焦点新闻
 
包头与包头召(图)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镇江东北商会秘书处 发布时间:2019-04-14 18:00 阅读:

包头召

 

 

包头召

 

  文/胡 刃

  包头老城东河区北梁有座召,名叫包头召。召是藏语寺庙的意思。包头召汉名福徵寺,是包头市区内唯一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距今约有300年历史。

  雍正时期,山西、陕西发生旱灾,树叶被摘光,树皮被剥光,百姓仍不能果腹,汹涌的难民潮冲破清朝蒙汉分治的禁令,成群结队地走出杀虎口,逃往草原。

  走西口的汉人一部分停留在包头。当时的包头还是一片广袤的大草原,连个地名都没有,有的只是一条河—博托河。博托河西岸有个庙叫布特苏木,即布特召。几户汉人在博托河岸边居住下来,渐渐地形成了博托村。博托村也写为布特村、泊头村,直到光绪年间才规范为包头村。至于布特召从什么时候叫包头召已经无法考证了,而博托河却没有演变为包头河,而是叫东河。今天,这条河由北向南穿过包头市的东河区。

  清代的包头村是蒙古土默特部巴氏家族的牧场,当衣衫褴褛的汉人来到巴氏家族的牧场时,巴氏家族以广阔的胸襟接纳了他们。巴家人把土地租给汉人,象征性地收点地租。有了土地就有了立命之本,于是,汉人在巴家的牧场上撒下了种子。最初双方没有合同,只是口头约定。后来汉人越来越多,直到乾隆时期,巴家出租土地才订立契约。虽然有了契约,可土地的东南西北四界并不十分明确,契约中常常写道:出租地合同文约人×××,将祖遗××处白地一块租于×××承守耕种。至于东西有多宽,南北有多长,是水地还是旱地,是平地还是洼地,都没有表述。不但如此,契约上还往往注明“租地者有永远长租之权”,“许退不许夺”。“许退不许夺”就是说,汉人不想租了,可以把土地退给巴家,而巴家却不能强行收回。这充分说明了蒙古人的质朴、憨厚和大度。

  包头村形成之后,来这里的汉人进一步增多,1809年,也就是嘉庆十四年,包头村升格为包头镇。1870年,即同治九年,大同总兵马升奉命筑包头城,3年后,包头城竣工。当时,包头城内居民近3000户,25000多人口。包头召也在城中。

  包头召本是巴氏家族的家庙,是巴氏族人敬佛祭祖的地方,这里供奉着佛祖释迦牟尼和藏传佛教祖师宗喀巴的塑像,还有巴氏家族先人的灵位。包头召主体是藏式结构,但屋脊和飞檐却是汉式的,这种藏汉合璧的庙宇体现了蒙藏汉民族之间团结和文化交融。随着包头的繁荣,包头召的规模不断扩大。到上个世纪初,包头召南北126米,东西64米,占地达8000多平方米。召庙以大雄宝殿和天王殿为中轴,东西各有跨院,每个跨院3栋房,总共近30间。

  清朝末年,科举制度被废除,为普及教育,提高百姓的文化素质,由土默特右翼第六甲参领都格尔札布提议,设立初级半日制小学,土默特第三初等小学堂就设在西跨院。课程有:修身、国文、算术、体操等。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山西省宣布独立。11月9日,归化城外一支200多人的清军起义。义军辗转打到包头城北的黄草洼,与包头同盟会取得了联系。同盟会与清政府驻包五原厅同知樊恩庆谈判,试图兵不血刃占领包头。樊恩庆表示愿意献城,义军和同盟会欢天喜地。12月25日,樊恩庆在包头商会驻地马号大院宴请义军和同盟会,晚8时许,义军和同盟会首领到齐了。随着一声“上菜”,院外伏兵四起,毫无准备的义军首领血溅当场,蒙古族同盟会员云亨、巴文峒得回族乡勇队长马善元相救,跳入东院包头召,汉族同盟会员郭鸿霖被捕,其他义军及同盟会员几乎全部遇害。

  马号事件之后,包头召成了包头城唯一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包头召内驻有:土默特旗第六甲办事处,山西督军阎锡山的漠南公司,南海子官渡办事处,蒙民维权组织蒙民生计会,土默特旗第五小学(土默特旗第三小学停办几年后,第五小学建立),冯玉祥的平民扫盲学校……对后世影响最大的是东跨院角落里的国民党乌兰察布盟特别区党部,党部的责任人叫李裕智,是一个年仅24岁的共产党员。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相对南方来讲,共产党在北方较为薄弱,尤其是塞外草原,没有一个共产党的组织。鉴于这种情况,中共北方局领导人李大钊、邓中夏、赵世炎把目光集中在北平蒙藏学校,因为这里汇集着一批来自草原的蒙古族进步青年。从1924年下半年开始,蒙藏学校学生多松年、李裕智、奎璧、乌兰夫、吉雅泰等人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第一批蒙古族共产主义战士。1925年春,李大钊、赵世炎在张家口召开中共北方局党代表大会,会上决定在内蒙古地区的绥远、热河、察哈尔等地建立四个工作委员会,吉雅泰任绥远工委书记,李裕智任包头工委书记,多松年任察哈尔工委书记,吴子征(乌子贞)在赤峰、喀喇沁等地进行革命宣传。

  李裕智(1901~1927年)字若愚,蒙古名巴吐尔罄,土默特蒙古人,出生于今天的内蒙古托克托县南双墙村的一个蒙古族农民家庭。1923年平绥铁路延伸到包头,包头成为西北地区重要的水旱码头和皮毛集散地。包头召地理环境优越,交通便利,往来人员众多,是开展地下工作的理想场所,李裕智看中了包头召。

  李裕智找到挚友李国祯,李国祯当时担任包头召院内的蒙古族小学校长。李国祯热情地接待了李裕智,并把他安置在包头召东跨院。当时是国共合作时期,国民政府由北洋军阀控制,国民党是第一大党,李裕智没有公开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而是以国民党身份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为了便于工作,李裕智在包头召东跨院挂出了“国民党乌兰察布盟特别区党部”的木牌。

  在这块木牌的掩护下,中国共产党包头工作委员会在包头召建立起来,这是包头地区的第一个共产党组织。从此,在党的召唤下,土默川各族儿女投身到中国革命的洪流之中,并在革命的熔炉中成百炼成钢,成为内蒙古革命运动的中坚力量。包头召见证了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见证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见证了一件件感人的故事。

  李裕智以包头召为掩护,深入工厂、作坊、铁路、矿山,发展壮大革命队伍。1926年1月,李裕智受中国共产党中央选派,赴广州出席了中国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同年夏,李裕智在包头参与建立了一支军队,著名的“独贵龙”运动领袖旺丹尼玛为总指挥,李裕智任副总指挥兼第一路军、第五路军司令。不久,李裕智又创办了内蒙古军官学校,就读于包头召院内的蒙古族小学的部分年龄较大的学生,及附近各旗的蒙古族青年纷纷入军校学习,学员一度达到120多人。

  李裕智还积极与冯玉祥接触。1926年3月,直、奉两系军阀合力围攻北京的冯玉祥,冯军南口失利,8月初败退到包头。根据党中央指示,李裕智联合包头各方面人士在大校场(原西脑包食品公司屠宰场附近)召开了各界欢迎大会,将筹措的2万块大洋捐给冯玉祥。这对冯玉祥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1926年底,白云梯杀害了旺丹尼玛,掌握了军队的领导权。1927年,国共两党分裂,国民党大肆屠杀共产党,白云梯投靠反动政府。白云梯诱迫李裕智把全体共产党员召集起来开会,妄图一网打尽。李裕智严词拒绝,第二天被秘密枪杀于今天的鄂尔多斯市毛乌素,年仅26岁。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07-2009 镇江东北商会-我们的家 版权所有

地址:镇江市丁卯智慧大道科技新城研发楼A座1402室 电话:0511-88698028 传真:0511-80863076

网站浏览:苏ICP备060032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