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商会简介 商会公告 商会新闻 会员风采 法律维权 两地风情 企业文化 焦点新闻
 
從山口百惠到三浦百惠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镇江东北商会秘书处 发布时间:2020-11-14 06:00 阅读:

今年1月,有一則報道佔據了日本各大網絡新聞版面一角,那就是正在東京巨蛋舉辦的亞洲最大拼布展上,拼布藝術家三浦百惠作為特別展出嘉賓展出了她的大型拼布作品,並在會場上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引發排隊觀賞的熱潮。參觀者紛紛表示,三浦的拼布作品洋溢著濃郁的幸福氣息。

6月,日本VOGUE社公開宣布,7月底推出三浦百惠的拼布作品集《時間的花束》。書中收錄三浦百惠親手縫制的70多件拼布作品及其作品解說。而三浦在拼布作品中縫入的對家人、友人的想念、縫制時的心情與情景、作者近照等也一並收錄其中。此新聞一出,瞬間成為當時最大的出版與娛樂話題。

這位兼具手藝與感性的拼布藝術家三浦百惠到底是誰?為什麼一本拼布作品集的出版可以引起那麼大的轟動,吸引到那麼多的目光?

這位引發眾多討論的拼布作家三浦百惠,舊姓山口。是的,她正是息影近40年、曾經在中國家喻戶曉的山口百惠。

從山口百惠到三浦百惠

中國觀眾所熟悉的《血疑》劇照 資料圖片

1.山口百惠時代

對現在的80后、90后、00后來說,山口百惠或許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名字。倘若有所聽聞,可能多半還是從日本動漫《櫻桃小丸子》中得知的。在《櫻桃小丸子》中,小丸子和爺爺友藏最崇拜的女歌手,便是山口百惠。然而,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山口百惠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名聞亞洲的超級巨星。

1972年,山口百惠以一首《旋轉木馬》在歌唱比賽中嶄露頭角。那年,百惠隻有13歲。她長得不算漂亮,眼睛不大,腿還有點兒粗,身形也不纖細,聲音低沉還略帶點沙啞,這實在與當時以天地真理、南沙織、小柳留美子為代表的甜美陽光天使之主流偶像審美大相徑庭。不過,制片人酒井政利相中的,正是百惠與時下流行背道而馳的特殊性與異質性。因此,他簽下百惠,並一手打造出了山口百惠時代。

從山口百惠到三浦百惠

《伊豆的舞女》劇照 資料圖片

酒井的確是獨具慧眼,他精准地抓住了百惠身上那種由不幸的童年所導致的特殊性格與氣質:孤獨中帶有一種堅韌,堅定中帶有一絲隱忍。這一旦與“私小說”這一藝術表現方式結合,百惠的個人生命歷程便融進了她的歌曲中。她用低沉的嗓音所唱出的一首首歌,像是在和日本民眾款款訴說她的成長故事、她的夢想、她的煩惱與她的快樂。透過百惠一次又一次的演唱,人們一次又一次地與她的人生歷程一同脈動,最后更與她一起揚起下巴,咬住嘴角,緊握拳頭,擒住已在眼眶中打轉的淚。

在酒井的打造下,憑著讓人聯想起日本女作家林芙美子堅強、不輕易被環境打倒的氣質,百惠唱出了《青色果實》(1973)、《被禁止的游戲》(1973)、《春風的惡作劇》(1974)、《一個夏天的經歷》(1974)等歌曲,以此,她被塑造成一個願為愛情無私奉獻、無條件犧牲的純情少女。

1974年,15歲的山口百惠首次接拍電影《伊豆的舞女》。在電影中,百惠完美地再現出川端康成筆下那位楚楚可憐卻又堅忍不拔的少女,就此紅遍日本的大街小巷。此后,《絕唱》《命運》《血疑》等戲劇作品,更是將她定型在純情的、隱忍的、善於犧牲奉獻這類的女性角色中。

在之后的《橫須賀故事》(1976)、《假黃金》(1977)等歌中,百惠唱出了一種遵循宿命式戀愛模式的女性形象——被戀人無情拋棄卻又難忘舊情人的純情少女。在酒井穩健的操盤下,此時的百惠與“純情少女”這一形象完全接軌,這不僅確定了百惠的演藝路線與形象塑造,更確立了她在日本民眾心目中的“人設”。

而百惠這種透過個人的性格氣質和戲劇歌唱作品雙向建構出來的取消自我的純情女性形象,在她演藝事業越發成功之際,卻也與她個人捆綁得更加密實。

在這一“人設”建構的過程中,山口百惠結識了年長她七歲的三浦友和。他們兩人連續在多部戲劇作品中合作,更被塑造成銀幕情侶,深受日本民眾喜愛。1979年,20歲的山口百惠入選紅白歌唱大賽,獲得日本唱片大賞、日本歌謠大賞的優秀歌唱獎之殊榮,專輯銷量突破千萬,紅遍東南亞。然而,就在演藝事業攀上巔峰之際,山口百惠卻公開宣布,她與三浦友和從銀幕情侶變成了真正的情侶,並在1980宣布將結婚息影,震撼演藝圈。

從山口百惠到三浦百惠

三浦百惠的拼布作品 資料圖片

日本思想史研究者孫歌在《山口百惠現象》一文中指出,山口百惠在與三浦友和談戀愛的過程中,把此前在自己的歌曲中所學到的所有東西,全部運用到實際的感情生活之中。為了戀愛成功,她必須具備兩種情感,一是必須擁有超齡的女性意識,以便配合年長她七歲的另一半﹔二是她必須否定自己在社會上所處的地位優於對方。孫歌同時強調,要山口百惠做到這些並不困難,此前她的形象設定及作品,早已提供了她一個藍圖。順著這一思考,我們不難得知,此后山口百惠選擇結婚息影,完全是順理成章,合情合理,不足為奇。

山口百惠宣布將結婚息影后,拍攝了“引退紀念電影”《古都》,再次扮演川端康成筆下的哀憐純情少女。是年10月5日,百惠在東京武道館舉辦“從傳說到神話”演唱會,並在演唱會上,正式發表結婚息影宣言。當晚,百惠眼泛淚光地對全場觀眾闡述自己決意息影的心境,並做出“謝謝大家原諒我的任性,我會幸福的”這一承諾,然后,邊哭邊唱完最后一首歌《再見的另一方》。曲畢,百惠深深地向全場觀眾鞠了一個躬,隨后將麥克風放在舞台中間,在全場觀眾歇斯底裡的呼喊聲中,她轉身步向舞台上設置的一條鋪滿秋櫻的“秋櫻道”,義無反顧地離開演藝舞台,去過自己一直渴望的平凡人生。

為什麼是“秋櫻道”?舞台上設置的這條“秋櫻道”是含有特殊意義的,它除了意指山口百惠的《秋櫻》(1977)這首歌外,更象征著山口百惠朝向“三浦友和之妻日本的妻子”這一條道路走去。

從山口百惠到三浦百惠

《時間的花束》書封 資料圖片

《秋櫻》這首歌描述了一個即將出嫁的少女對母親的依戀,以及母親對女兒的千叮嚀萬囑咐。這種叮嚀與囑咐,正是母女之間的一種經驗與價值觀的傳承,其正如歌詞所言,“哪怕吃盡苦頭,終於會變成笑談,女兒你不要擔心”。孫歌認為,《秋櫻》這首歌正意味著百惠的愛與日本傳統之間的相互吻合,山口百惠終於成長為一個“日本的妻子”。孫歌敏銳地指出,此時的山口百惠形象,已從“純情女性”過渡到“日本的妻子”,演唱著這首歌的山口百惠,終把自己唱回到了日本的傳統中,而這種傳統湮沒了個性,把個人一己的發展貶抑到最低位置。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07-2009 镇江东北商会-我们的家 版权所有

地址:镇江市丁卯智慧大道科技新城研发楼A座1402室 电话:0511-88698028 传真:0511-80863076

网站浏览:苏ICP备06003212号